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2019-02-22 14:57:22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道光五年(1825)十一月,颜检由淮安就养西安,刚刚一年,颜伯焘就由陕西按察使升任甘肃布政使,所以又就养于兰州。

不到五十岁即开始遭受处分,此后起起落落很不平顺,终于退了下来,虽然年事已高,但检公身体很好:“劳劳卌载终无恙,奕奕双瞳绰有神”“行年七十尚丰颐,石砚仙毫不暂离”(《和淞舲侄冬日杂诗四首》)——虽然辛苦工作了四十年,但始终没生什么病,双眼仍炯炯有神;七十岁了还下巴丰满威容肃整,还在不停地研墨写诗。“精神同老柏,筋骨傲严霜”(《冬园杂咏即用汪少海①明府〈西溪杂咏十二首〉韵》)——精力充沛,体格健壮。关键是心态也很好:“我来游秦川,我身适萧散”“此地多平坦,此心无愤懑”(《蔬香馆歌》)——置身大西北,无事一身轻,天地怅寥廓,胸中没积怨。“座上有新诗,樽中擎脂酒;诗可怡我情,酒可悦我口”(《座上》)——这是最适合我的生活。仕途险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这样的结果:“今日优游行竹径,几人安稳卸风帆”(《即事》)——所以很满足。友人撰联赠之曰:“万里风帆,远到近能登彼岸;一堂昼锦,古稀今得作闲人”(《萨湘林廉访②自撰楹联见赠赋谢》)——对颜检本人的丰富阅历及一家三代取得的功业甚是钦佩。检公自己则说:“身曾困羁勒,性却近渔樵”〔《自赠四首》(之四)〕——虽然久在庙堂,但自己性格还是乐游江湖。

兰州生活是愉快的,含饴弄孙,读书,饮酒,散步,偶尔会友。《藩孙周岁喜赋》:“头角喜峥嵘,筵开笑语声”“祖翁逾七十,浮白气纵横”“含饴同造膝,抱子恰趋庭”。《晓起观书》:“养静直无尘俗想,思深如见古人心。吾生适意无逾此,盎有醇醪且自斟。”《小饮得句》:“清福偏从闲处享,满窗明月一床书。”《冬园杂咏即用汪少海明府〈西溪杂咏十二首〉韵》:“时有湖山兴,常闻诵读声。升沉堪一笑,吾自乐吾生。”《自哂》:“花容鸟语各清妍,追忆尘劳兴洒然。百事无能偏健饭,一床稳设且高眠。早知梦影多成幻,应识安闲也是缘。笑我年来头尽白,持竿才学小神仙。”种花养鸟都很好,一想起过去那些事兴味索然,自嘲什么事都没干好,偏偏吃得下睡得着;早知一切多是徒劳,做个闲散无为的人就挺好,可笑我已白头翁,这种境界才达到。

“皋兰山下情无限,写我新歌续旧题”(《知足斋题壁》)——退休隐居,大多数时间还是在继续作诗。《吟诗自哂》:“心手两相商,推敲自忖量。构思难落笔,矢口已成章。大雅得天籁,新诗闻妙香。终朝吟未了,毕竟为谁忙!”——没有任何功利性目的,只为爱好,已成习惯,已是享受。

本文引诗全部出自《衍庆堂诗稿》卷十一(末卷)《归去来草》,因近日方得读此卷,所以续写此篇。

颜检诗无一首空泛之作,都是从阅历中得来,老年作诗,更加冲和淡泊。“宦海帆收真到岸,山巾野服遂吾初”(《漫兴和淞舲侄韵》)——为皇事劳碌了一辈子,终于可以卸却朝服回到从前的平民生活了。“已无块垒再填胸,更喜秋光淡复浓”(《雪霁淞舲侄仍叠前韵成咏和之》)——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承受的也承受了,炼得一颗平常心。“网罟纠缠易,因缘解脱难;非空亦非色,试看雪花团”〔《知足斋漫咏八首》(之四)〕——都是生活在俗世当中,真正超脱的能有几个?既不逃避也不固执,像雪团那样好聚亦好散,该追求时追求,该撒手时撒手。 “能居忧患能寻乐,不羡王侯不学仙”(《碌碌》)——做个现实生活的乐天派。三十年前,颜检就请徐姓画师为自己画了《归耕图》。《再题〈归耕图〉十首》(之三):“何必痴愚始吉亨,无须爵禄到公卿;坡翁也作欺人语,我愿平安过一生”——不要追求自始至终都显达,也不必当官当到很大,平平安安一生就很好了。

越到老年,越想叶落归根,尤其在兰州已度过了三年的时候,思乡之情愈发浓烈。“托迹兰山下,官斋寄一椽;梦魂依粤海,景物是秦川”(《冬园杂咏即用汪少海明府〈西溪杂咏十二首〉韵》)——兰州再好也不是家,也是暂时寄身,秦川美景虽在眼前,心中却还是依恋岭南。“客况三年犹可忆,乡心千里未能删”(《荡喧楼陪汪少海亲家燕集即和少海原韵二首》)“章江是我还乡路,何日长歌归去辞?”(《咏怀》)——时间再长距离再远也隔不断我的思念,以前都是从赣州走章江过梅关入广东回家的。《自慰二首》:“几年辞粤海,千里赴秦关”“少年游钓处,应待我还山”“九载未归去,连山入梦多;所思不可见,何日复来过?”颜检生前最后离开连平老家是在嘉庆二十四年己卯(1819),革职浙江巡抚在家闭门思过四年多后进京为嘉庆皇帝祝寿,又任官在外。到兰州三年,概至道光九年(1829),所以他经常叹息出门又十年。“但使得归犁在把,牛宫鸡栅望非赊” (《静坐遣怀》)——只是直到现在,我回家掌犁耕田、山间放牛、庭院养鸡的想法还很遥远。检公只存伯焘一子,如果伯焘还有兄弟,父亲这么想家,应该早已满足老人家的愿望了。

思乡是人生一关啊,所以称乡关。没办法,颜检就这么在遥远的甘肃,思念着连平,思念着罗浮山,惦念着锡场祖茔。

《忆家》:“穷冬况味又何如,小室居安境有余。身在尘寰忘世态,梦还故里恋山居。千株好竹来遮屋,一叶扁舟往钓鱼。三里城环七里郭,最怡情处是吾庐。”《忆连阳别墅即怀素园五弟》(之一):“几间城下屋,翠柏老梅间。有径通芳沼,开门见好山。我行阅年岁,归梦到乡关。试问天边雁,何时联翼还?”《忆水西田舍》:“平田十亩屋三间,田外溪流屋外山。山色迎门耸苍翠,溪声绕舍绿回环。钟来野寺邻僧起,梦到枌榆我客间。少壮离家今日老,归与惭对碧峰颜。”自县城宅第至水西乡计程百里,两三人乘舟顺流而下一日可达,沿河风景甚佳,别去已久,犹依依不能忘。

《忆罗浮》:“五十年来改旧容,梅花村里忆行踪(罗浮山有梅花村,余曾亲至其地)。罗浮有约不能到(乡谚云有约不到罗浮,往往有验),辜负天南四百峰。”《口号》:“君是罗浮一散仙,仙风仙骨本天然。只因贪看楸枰劫,堕落尘寰几十年。”世界大棋局,人生小棋局,小棋局随大棋局变幻莫测,个人往往无能为力。

阅《衍庆堂诗稿》卷十一,知颜检及夫人之所以葬在锡场,主要是因为颜氏祖茔在锡场,他真正是归葬首丘,与先人为伴。“锡场(先茔地名)山下路,相伴尽松筠”(《书斋午坐》),颜检多次乘船至锡场。《忆锡场》及句注,更详细叙述当时锡场虎跳潭、石鳖、仙人桥、仙人草、双峰山等景物,说明祖茔前水脉交会及自己亲手所栽竹木今已成林。《书怀》句注还交代“水西、东保皆先茔地名”。

颜检在兰州三年,其间颜以燠(淞舲)追随陪伴一年多,然后从兰州进京赴任内阁行走。伯侄唱和,情深意笃:“何日东归未有期,阑珊老景自扶持。半园野菜锄之晚,一卷新诗和者谁。伯叔多情垂盼日,弟兄抟翼奋飞时。还须豁达开怀抱,莫令同人笑我痴。”(《与淞舲侄》)大伯很欣赏侄子的诗作,“笔落珠玑走,琴调格韵清”(《阅淞舲侄诗赋答》),可见颜以燠也是一个很好的诗人。以燠在颜家,除颜樾外与颜检唱和最多,并在兰州期间参与了《衍庆堂诗稿》的编辑,可惜他自己未见诗集传世。

颜检在兰州编《衍庆堂诗稿》,作《连日展观旧存手书诗卷得句》:“数载不相见,连朝遇故人。怡情还悦性,展旧总如新。来往山川熟,形容面目真。尘劳今已谢,不必说艰辛。”以往公务繁忙,几年都没有时间整理诗作了,现在翻检自己留下的东西,还是觉得怡情悦性,就如新作一般。其中记录自己走过的山川似在眼前,记录自己经历的心情仿佛重现。如今公事已了,整理自己的诗集一点也不觉得辛苦。宋湘(号芷湾)生前阅颜检诗卷,有“传之千年,古光不坏”之评(《追悼宋芷湾先生二首》句注)。朋友看过诗集很是称赞,他作诗答曰:“弄月吟风秋复春,陶情聊复慰劳薪。推敲也有倾心血,历碌空怜惹塞尘。面目依然存故我,兴观何以继风人。薄今爱古吾非敢,还向先生一问津。”(《叶芷林孝廉偶阅拙作,跋语过承奖许赋谢》)一生与诗为伴,情有所钟,希望可以交流。《自题诗卷》:“翩翩裘马少年情,看遍红尘岁月更。事到艰难征阅历,心经忧患转和平。独弹古调有真趣,能破愁怀无变声。多少云山都在抱,轩昂应不负吾生。”能留下记录自己一生心曲的这么一部诗集,颜检感到很欣慰。还在继续写诗,“世味终归淡,吟编好再赓”(《书斋题壁》)“一窗晓日净无尘,古砚新书伴我身;七十年华弹指过,此生毕竟墨磨人”(《晓起磨墨》)。活一天就写一天。

最让颜检满意的,还是自己一生清白:“胸中丘壑天然在,只受清光不染尘”(《口占》)“尘世孰能脱,金银吾不贪;色空心早悟,我佛好同龛”(《与邻寺僧》)。伯焘在甘肃布政使任上勉力尽责,皇帝赏戴花翎,颜检当然很高兴:“三代沐殊荣(自先大夫而下三代俱赏花翎),克家有令名。步趋期黾勉,头角正峥嵘。宏尔济时抱,慰吾舐犊情。孙枝培祖德,努力答升平。”(《焘儿奉旨赏戴花翎,纪恩述事得诗六首》之二)告诫颜伯焘不但自己要珍惜家传的好名声,还要培养后代都要继承好家风。接着继续教育儿子:“清白承先绪,忠诚事主心。冠缨延世泽,夙夜励丹忱。极盛还思继,居高用作霖。门闾尔光大,我发不胜簪。”(之四)“家风幸毋玷,治术在能为。勉矣旬宣绩,拳拳慎乃司。”(之五)品格上清白、忠诚,事业上作为、创新,不骄不躁,勤勤恳恳。

颜检对伯焘和以燠的成长感到很欣慰:“阶前玉树日敷荣,霄汉恩承堪露盈”“埙篪翕合联真性,骨肉团栾慰至情”(《腊月朔日示焘儿燠侄》)。《忆昔》句注记“时焘儿正任甘藩,颇著循声”。尽管伯焘已是主政一省的高官,而且干得不错,但颜检还是诲语谆谆:“不居人下不争先,自位生平亦有权。毋坠家风安朴拙,肯随时样习鲜妍。清勤但守先臣训,继述还资后辈贤。笑我老慵归去日,却无囊橐问腰缠。”(《述志示焘儿辈》)努力但不必争强好胜,相信自己的能力命运自有安排;既要继承朴实的优良传统,又要与时俱进学习新生事物。清白勤谨的遗训要坚守,传续家风还在于培养后辈贤明;可以告慰的是,我老归去的那时候,没有任何人说我贪。他还对甥婿杨以庸说“脱颖能藏颖,家声即政声”(《得杨以庸甥婿书,知已随使臣起程入关赋记》),反复强调当官名节为重。

颜以燠,字淞舲(又作崧舲),生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嘉庆二十一年(1816)丙子科举人。爱新觉罗官学教习,内阁中书,帮办疆台事务,文渊阁检阅,内阁侍读,军机处行走。京察一等,即放江苏徐州知府,护理苏松太兵备道,赏戴花翎。继任淮徐扬海兵备道,二品顶戴。特授河东河道总督,兵部侍郎。以燠是颜模的儿子,人到老年,面对亡弟骨肉,更容易引发世事沧桑、人生无奈之感。《知足斋与淞舲侄谈叙家常作自述诗八首》,其一谈为官与廉洁:“一门三世圣恩隆,诗礼趋庭守祖风;薄值自惭难负荷,遂初已是白头翁”—— 一家三代都得到皇上重用,个个从小就接收遵纪守法教育;得到很少一点财产就觉得惭愧难当,回到平民身份已经是白发苍苍。其二谈官场与读书:“名场几度阅升沉,宦海波涛力不禁;七十年来身好在,书生面目布衣心”——官场上起起伏伏,狂风骤雨深感力不从心;老年退下来好在身体还不错,很高兴能回到我本来的书生面目和平民之乐。其四谈小时及老来履历:“少登泰岱倚苍穹,老阅秦关华岳雄”——小时候跟随山东任职的父亲登上泰山览胜,老来跟随陕甘为官的儿子看遍华山之雄。其五谈做事与权力:“老骥颓唐今伏枥,免教恋栈更贻羞”——很多事情不是自己想干好就能干好的,该退则退,贪恋权力只会惹来更多耻笑。其七依然谈思乡:“绿水青山绕一城,梦魂先已到连平。角巾他日还归去,着我农蓑隐姓名。”老来还是归乡好。

道光十年(1830),颜伯焘出任陕西巡抚,颜检又回西安生活了两年,再未见诗。道光十二年(1832)去世,归葬锡场祖茔,终于实现了还乡的愿望。盖棺定论,人们只知道一个不成功的直隶总督颜检,却不知道一个优秀的诗人颜检。颜检诗全面反映其为官,为人,为学,顺境奋发有为,逆境忠耿坚守,忙时勤谨工作,闲时读书涵养的思想和操行,文化意义远远大于政治意义。

注:

①汪少海:即汪仲洋,字少海,成都人,嘉庆六年辛酉(1801)举人,道光元年(1821)任钱塘知县。颜检一生知己。

②廉访:清代对按察使的尊称。


编辑:黄剑锋
    上一篇:立春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