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童年的年

2019-02-04 09:21:38 来源:

 


  □那云
  没有什么比童年的年过得更有趣的了。

  刚入冬,大人们就要张罗着过年的事儿。那时候我觉得冷得特别早,秋分一过,凉意顿生,到了霜降,一定是冷得直打哆嗦。这时人们纷纷拿出火笼——那种外面用竹篾编的笼子,里面是一陶制的盆,放些燃着的炭,用于取暖。而立冬一过,人们争相从室内走出来,准备过年的东西了。这么早准备的,就是三蒸三晒的蒲米了。

  蒲米,客家话是用糯米蒸熟,晾晒;再蒸再晒,如此三次,变成十分干硬的米干,是作为做炒米用的。也有些用粘米的,做出来的炒米口感较硬,但更香,吃起来味道十足。大部分人钟意糯米做的,较软,比较松爽。但我喜欢粘米做的,我喜欢吃的时候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可以引起小伙伴们的注意——那时候,整个世界都在流口水的样子。

  做蒲米,因为要三蒸三晒,所以要提前,以防遇到没有阳光的日子。放了寒假,过年的气氛,就像浇了糖似的,能闻到越来越浓的味道了。作为小孩子,做不了大事情,但在家搞卫生的事,就落在了肩头上。那时候,过年非常隆重,所有家具都要清洗干净,大到睡觉的床、门,小到凳子,装筷子的筷笼,甚至冬季不常用的米筛、竹箩,都要清洗干净。若天气得力,早早洗好家具,孩子们就像完成一件大事,只等过年了。

  出了腊月二十,过年的气氛又浓厚一层:人们开始做煎堆了。煎堆,又叫油果,是用米粉放上糖,揉上半天,搓成团或长条圆椎状,用茶油或花生油炸至金黄。这是客家人过年必备的年货之一。

  若是哪家做了煎堆,就会用盆子装一盆,分给邻居尝尝。这个时候,大家都是翘首以盼的,邻居送来的,大人们都会允许小孩子吃,而不会以怕“热气”为由不给,往往自家油炸的煎堆,大人们都看管得很严,不允许小孩多吃。

  然后是做炒米。做炒米用一大铁锅,先炒热河沙。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河里的沙。再放入之前已晒好的蒲米,埋在河沙里,蒲米就会受热爆开,相当于现在的爆米花,然后用筛子把沙筛去。蒲米做成爆米花后,就用黄糖熬成糖浆,再放入炒好的爆米花搅均,趁热放桌子上铺开、压实。若做的炒米散了,会被村人耻笑的,整个年过得就没有味道了。所以,做炒米的时候,大人都会把小孩撵开。现在想来,其实这是大人的诡计,怕小孩子偷吃多了,身体承受不起。

  炒米做好了,照例装上装一盆,让小孩送给每个邻居,尝尝自家的手艺。这个活倒是小孩子们特别喜欢干的,一是送东西过去,邻居都会好声好气地接待你,还有可能回一点过年的东西——白鸽屎呀、葵瓜子呀、糖条里呀,等等,都是小孩子喜欢吃的小零食。

  煎堆做了,炒米做了,就真的等过年了,天天盼着除夕到来,刚吃完早饭,就开始烧热水,争取早点洗澡,穿上新衣服。年少时刚刚赶上改革开放,录音机刚普及到老家,外出务工村民,有条件的都会回来,一到年末,到处都在播放过新年的喜庆歌。小孩子们洗完澡,穿上新衣服,都会凑上前去,主人们也欢喜,图的就是个喜庆和热闹劲儿。那时候烟花还是稀罕货,存量不会太多,都要等到天晚了才放,方能显出烟花的艳丽,也才能显出村民想要的炫耀效果。但鞭炮大部分家庭准备得多,并且会拿出一两挂,允许小孩拆开,一颗一颗地放。

  现在,人到中年,一到过年,都忙个不停,还要挤出时间走亲戚,生怕待慢了亲朋好友,因此过年倒成了一个负担。但看到已读高中的小孩正与妻子在讨论买哪款新衣服时,便对过年有了些期盼。每个人的童年,都是快乐的,不免感叹:这过年的年,还真是童年的年!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陪父母过年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