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2019-01-31 20:09:31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黄让(1526—1616),字逊斋,琴江都中镇社(今紫金县敬梓镇中正村)人。年十六,父母连殁,庐墓三载。少有大志,喜读书,挟策学于福建莆田。工诗词,善书。

明嘉靖后期,惠州府西枝江、东江流域群盗并兴,“两江当时孰一锥地非贼也者?”“弥满归善、长乐(今五华)、海丰之间。大群数千人,小群数百,凡数十百群。执官吏,攻乡堡;齮龁坟墓,系累子女;屠戮人民,首身分离,暴骸骨于薮泽。假息城郭,不能尽去;高垒相守,往往陷没。纵横六七百里,攻劫恣行。”(《永安县初志》)

黄让从莆田归后,哥哥被贼掳去,他拿出所有积蓄三百金赎之。不久,土匪又盗掘其父母冢,质其骨,责赎千金。“让不能措,乃不告妻子,身自质贼,易其亲骨,使从者怀归。”次子以身质将其换回,让外出卖田救子又被他贼所执。长子至贼巢哭尽出血,昼夜不绝声,终于接回父与弟。挨过几年后,黄让造访两广巡抚吴桂芳,曰:“归善之古名,长乐之琴江,其地扼塞,多连峰沓嶂,凶人之穴也。去其县各二百余里,贼一哨,民无所归命。不如遂县之,以安集其民,然后出兵四讨,贼不足除也。”时与人联名上书请立县,为守令沮格未果。时隔两年,吴桂芳与南赣巡抚、巡按御史等请置县。隆庆三年(1569),割归善之古名、宽得,长乐之琴江三都七图,立永安县。

隆庆四年(1570),县令林天赐筑永安城,责黄让巡查监督工程进度与质量。黄让以军法调配人力,合理安排劳逸,按时发粮出饷,科学组织施工,不到四个月而告成。就在这一年,黄让率长次二子及一家仆,应募加入县乡兵队开始剿匪。多次战役中,黄让散家财募死士百人,为冲锋把总率兵剿贼,破巢多处,更至各巢说贼,甚至以身质于贼。凡斩贼首六,生擒一百五十、贼帅三,说下贼巢四,降贼众一千七百四十八,还被俘者一百二十八。不幸的是,其二子及家仆俱为贼所伤而死。“当事屡加厚赏,让为人谦退,志在报发冢之仇,不在军功也。每有功,不肯自上,推与同事者,以冠带哨官终。”(以上引文俱见《永安县次志》)

皇帝诏曰:“朕迹黄让,初终行录,谊笃天伦,死勤王事。赎亲骸而捐躯破产,卒归骨于首丘;急父难而子死亲全,竟瞑目于地下。一门大节,万古高标。”刘梅仙读黄让诗有感:“读公记载诵公诗,感慨而翁真孝思。庐墓曾经三载后,慕亲无懈百年时。劫骸急难忘生死,应召从戎历险夷。尔日令人凭吊处,巍巍石冢对斜晖。”

黄让诗存黄作清抄本,无题名,因抄本注有“壬子岁以下诗词俱系黄让公所作”,故本文为叙述方便称其《黄让诗钞》。

黄让曾在莆田刻苦学习,“幽里常自省,立雪不知深”;也曾在莆田思念家中兄长,“诸兄应倚庭前树,念我秋深有梦归”。他认为学习儒家道德修养,应用于日常生活当中,“不离日用常行事,便是天然太古心”。学习方法一是立志,一是持敬,“圣贤立志无多地,一敬常存万事箴”。(引文俱见《壬子岁往福建莆田肄业》)福建之学宗朱熹,朱熹之学主“持敬”。“敬”是心性涵养、体察天理的重要途径。“敬”则做事专一,时刻保持谨慎敬畏的状态。

五言古风《勉己以警后人》,很能说明黄让努力追求儒家学者“内圣”的境界。

让每学古人,孝先独专一。逊斋仰夷齐,懦夫当自立。左右列图书,乾乾夜继日。研究易道微,盈虚与消息。六十四卦名,惟谦能受益。所以戒临深,恒恒卑自抑。守之永不逾,动静俱逢吉。卓哉古圣贤,历历有遗迹。大善不矜夸,寸阴当自惜。检身日日新,望道若不及。素王百世师,千载在胸臆。让非圣贤徒,兢兢犹恐失。

我学习古代儒家学者,笃行忠孝;仰慕圣贤伯夷叔齐,明辨义利。夜以继日,自强不息地读书,研究《易经》揭示精微变化的道理;六十四卦当中,唯有“谦卦”最让人受益。做事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时刻保持清醒头脑;这个道理永守不逾,万事总能逢凶化吉。学习古代圣贤智慧,即使做出了大成就也不骄傲自夸;珍惜每一寸光阴,像《大学》里讲的《汤铭》那样,天天反省自身还有哪些不足,再不断革新。孔子传下来的六经,永远都不会过时;我不敢说是他的门徒,战战兢兢唯恐有什么失当之处。

黄让所在的琴江都,为宋末英雄文天祥所过化,让学作之《正气歌》,又很能说明他同时努力追求儒家学者“外王”的境界。

知者不惑仁不忧,何须唧唧锁眉头。丈夫落落掀天地,剑气横空射斗牛。一朝不测风涛起,此身浩荡如虚舟。常谓舍生以取义,复道杀身以仁求。盘根错节非敢愿,用之则行舍则休。忠祠孝庙千年在,玉堂金谷水东流。出师二表人争诵,奸宄一生婢子羞。杀妻求将①冰消散,长虹贯日姓名流。遭陈羑里②强哉矫,乐天知命更何愁。

养成个坦荡胸怀,即使遭遇不测,也虚怀若谷,求仁求义,慷慨以赴。世事复杂,命运难料,不是什么事都能合乎自己心愿,用之则行舍即休。忠孝观念常存心头,富贵浮名视若流水。忠奸明辨,一身正气,顺逆不忧,随事成就。

惠州府亦为前南赣巡抚王阳明治下辖区,黄让去王阳明不远,这首《正气歌》题目虽取自文天祥,但内容实仿王阳明《啾啾吟》③而作。概王阳明乃实现“内圣外王”理想人格追求之千古一人,为让所尊崇。

黄让平素即爱梅花,称春魁:“万物已萧条,春魁独占标”“玉质随风舞,香魂带雪飘”(《观梅思亲》)“不怕寒威香益美,年年独占百花魁”(《雪月风花》)。以梅花品格陶冶自己情操。

嘉靖三十三年甲寅(1554)春,父母金骸被贼挖,掳巢,黄让父子更替为质赎回:“亲勒蓝巢十不堪,颠连无告为亲惭。自怜痛绝亲何益,走代亲归死亦甘。”

尽管深受土匪戕害,但黄让却与王阳明一样,主张剿匪要尽量以感化为主,切忌滥杀。他多次深入贼巢好言相劝:“自愧疏狂一匹夫,不操三尺制强徒。信言善劝人心悦,实仗皇威德化敷。”(《壬申永安往役蒙两道行奖》之一)“冲锋冒险非良计,须仗天威化梗顽”“未擒丑类非良将,不杀降徒是义师”(《奉天讨诸巢捐资报效视死如归》)。至隆庆六年(1572),黄让对经过包括自家付出,县建盗平之后出现的社会安定状况感到很欣慰:“奉公勤谨日如初,难事身先力有余。至德不孤狼虎去,太平有像凤凰储。三都父子供王役,百里山河壮帝居。莫道文王工作《易》,而今于变尽唐虞。”(《壬申永安往役蒙两道行奖》之二)

建县平匪,黄让均立下大功,但他“不为附凤攀龙客,只看孤松白鹤飞”(《又七言五首》之一),一点都不贪功,而是“常怀淡泊还真性”(之四),乐归渔樵。“扫灭狼烟喜太平,忙忙收拾旧衣巾;若待苟求身外物,桃花笑杀老村人”(《七言五首》之三)——了却诸项公事后,黄让立即打点行装回家,并认为如果还期待名利等身外之物,路边的夹竹桃都会耻笑了。回到家里,他想得很明白,生活很开心:“问余归甚好,起晏睡得早。富贵生骄奢,痴顽贪珍宝。石崇因富亡,韩信功难保。荣辱不关心,清闲直到老。”(《五言律诗四首》之四)

万历十九年(1591),邑人为黄让次子立孝行祠。“老夫无厚产,孝弟课诸孙”(《“碧水”鸣琴祠之右水也,五言二首》之二),教子义方。两个儿子能临危不惧,慷慨赴死,与黄让平时教育分不开:“嘱咐妻儿好立身,常怀仁义佩诸绅。”(《嘱妻儿》)黄家乃乡绅之家,践行仁义,担当名教,是我们的本分:“九曲愁肠谁会得,百年名教我来担。从容就义非狂语,慷慨为仁岂枉谈。”(《十丛吟》)各级政府嘉奖“父子孝义”匾,黄让认为绅士之家就应该立志解决社会杂难问题,清除坏的,发扬好的,激励人心,做当地风俗的表率:“盘根错节平生志,激浊扬清鼓舞心。今日满城人钦敬,将来风化蔼如林。”(《陈县主申详“父子孝义”复蒙前两道激励》)他相信“平生节义庸常事”(《“清源”夜月祠之左水也,七言二首》之二),则“纲常振立重山丘”(《“孝祠八景”丫髻云屏祠之后山,七言七首》之七),大家都树立忠孝节义的思想,就能够建立起秩序稳定的社会。万历三十年(1602)有诏旌其闾,树坊于永安县,曰“一门三孝”。黄让生于嘉靖五年(1526),卒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享年九十一岁。

县名因与福建永安县(今永安市)同,民国三年(1914)改称紫金县。

注:

①杀妻求将:春秋时,吴起杀掉妻子以求得到鲁国的信任和重用。比喻为了追求名利而不惜做灭绝人性的事。

②遭陈羑里:指周文王被商纣王囚禁于羑里城。

③王阳明《啾啾吟》:“知者不惑仁不忧,君胡戚戚眉双愁?信步行来皆坦道,凭天判下非人谋。用之则行舍即休,此身浩荡浮虚舟。丈夫落落掀天地,岂顾束缚如穷囚!千金之珠弹鸟雀,掘土何烦用镯镂?君不见东家老翁防虎患,虎夜入室衔其头?西家儿童不识虎,执竿驱虎如驱牛。痴人惩噎遂废食,愚者畏溺先自投。人生达命自洒落,忧谗避毁徒啾啾。”(《王阳明全集》卷二十《江西诗》)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