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千年企业’23个春秋:太子奶王者沦落成最悲情输家

作者:23期白小姐傳
发布时间:2019-01-15 08:17
  一家‘千年企业’的23个春秋

  冯仑风马牛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太子奶的上市梦破灭 10 周年了。准备上市前,创立不过十余年的太子奶正处在前景大好的辉煌时刻,其董事长李途纯更放出豪言,要做一家‘千年企业’。10 年后的今天,距离‘千年梦想’还有 977 年,太子奶就已经‘完整演绎’了从一无所有到一夜成名,从年入 500 万到喊出‘ 3 年赚足 1000 亿’,又迅速归于平凡,最后回到三四线城市紧守一亩三分地的跌宕剧情。

  在这 23 载春秋里,太子奶是怎样丢掉‘中国乳酸菌饮料领军者’的荣誉,又是怎样败走株洲的呢?

  1

  它曾经是一个生逢其时的企业。1996 年,李途纯借款 10 万卖挂历,生意失败。面对催促还款的银行,他心有不甘,离开家乡湖南来到深圳,寻求东山再起的机会。也是巧了,在这里,他遇到了手握日本乳酸菌技术的学者盛延陵。当时李途纯并不知道‘乳酸菌’、‘发酵奶’是什么东西,但他听懂了盛延陵的潜台词——这东西外国有,中国还没有!

  李途纯立即和盛延陵约定合作建厂,李途纯出钱出力,盛延陵技术入股。这个约定对二者来说意义非凡:李途纯背着一大笔银行贷款,老老实实打工不知要还到何年何月,他想赌一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当时国内乳酸菌市场空白一片,然而大企业态度保守,盛延陵空握技术,难以推广、变现,便想和一个敢拼敢闯的创业者合作。

  于是李途纯回到老家湖南,找到当初借钱创业的那家银行,甩出一份乳酸菌饮料的可行性报告,直接告诉对方‘要么继续投钱支持我发展,要么等我以后有钱了再还。’银行进退两难,看着那份可行性报告,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投资。就这样,李途纯用一笔‘威胁’而来的贷款,在湖南株洲建成了太子奶工厂。

  工厂建起来了,但没钱推广。产品怎么卖出去呢?最初,太子奶只是一个湖南株洲的地方企业,产品新、名气轻,银行贷款只够建起简陋的厂房,没有钱做广告。虽然没钱,李途纯还是走了一步险棋:让太子奶成为中央电视台的广告标王。打定主意后,李途纯托人拿到央视竞标的入场券。1998 年,太子奶以 8888 万元的高价成为了央视当年的标王。当时,太子奶全年销售额不过 500 余万元。

  虽然李途纯竞标时豪气万丈,但他很清楚太子奶只是个初创企业,年产量不过千吨,无论如何也支付不起这笔钱。于是,从一开始,他就打起了株洲市政府的主意。在夺标之后,李途纯返回株洲,以太子奶成为标王对当地经济的带动作用为筹码,将市政府绑到了自己的船上。与此同时,他还迅速以‘央视标王’的名头广招经销商,许诺只要提前打货款,拿货越多返点越多,卖不完的货无条件退款。就这样,太子奶被当地政府和大量的经销商托举着,依靠央视广告走向更大的舞台,‘餐前餐后太子奶,天天补充乳酸菌’的口号被无数电视观众记在心底。

  那正是电视行业的黄金时代,央视播放的广告拥有前所未有的曝光量,百姓手头也渐渐宽裕,太子奶一夜成名,天南海北的订单随之而来。为了减少亲自做推广的功夫,太子奶沿袭‘众筹上央视’的套路,用高返点鼓励经销商自己打开销路,只要付清了货款,经销商怎么卖货,太子奶不管。

  就用这种看似省力、高效的办法,最初几年间,太子奶实现了销售额连年翻番,从最开始的 500 多万元,一路飙升到 2008 年的 20 亿元,还发展出覆盖全国 250 多个大小城市的 2000 多名经销商。李途纯为此志得意满,特地撰文表示要做一家‘千年企业’。

  由于对市场的良好预期,2002 - 2004 年间,太子奶大举扩张,先利用经营性资金大量圈地置业,再抵押到银行获得贷款,而后又用贷款继续圈地,在湖南株洲、北京密云、湖北黄冈、江苏昆山、四川成都建好了五大生产基地。实际上,此时仅成都的生产基地就能够满足太子奶的全国销量需求。

  除了主打的‘日出牌’发酵型乳酸菌饮料,太子奶还大举跨行业扩张,涉足童装、化妆品、旅游休闲、餐饮、零售、传媒等多个领域。在 2006 年成立十周年之际,太子奶已经收揽了一大筐的荣誉,包括中国驰名商标、国家免检产品、国家火炬计划高科技产品……这些荣誉把太子奶高高捧起,在中国乳酸菌饮料市场以每年超过 40% 的速度剧增时,太子奶以高达 76.2% 的市场占有率稳坐销量第一的宝座。根据 2005 年中央电视台黄金标段位标王权威机构评价,太子奶的品牌价值高达数十亿元。

  毫无疑问,这样的荣誉和业绩让所有人都相信,太子奶是一家前程远大的企业,它十年不变的口感和包装成了乳酸菌饮料的一种象征。

  2

  有人说,‘下棋是走一步想十步,太子奶是想一步走十步。’由于背负了太多硬资产,当所有同行都在讲究‘轻资产、高周转’的时候,太子奶一步一个坑,把所有压力都放在了‘日出牌’太子奶的经营性现金流上。

  海外投资银行和私募基金闻风而来,其中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最为积极,轮番表示想要投资太子奶,助其成为一家真正的全国性乃至国际企业。在它们眼中,欧美的乳酸菌奶市场已经占据乳饮料的 80% ,中国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太子奶是中国乳酸菌饮料市场的第一企业,好好包装一下上市,套现后将获得翻番的利润。

  看起来这是一件双赢的好事。对于英联、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来说,中国市场生命力旺盛,能够支撑起这么一家优质企业迅速实现业绩翻番,从而满足他们的获利需求。对于太子奶来说,资金链绷得太紧了,三大投行的投资恰恰能够缓解这种压力。

  谈判了 2 个月,太子奶的私募股权合作就快速敲定。又过了 2 个月,三大投行承诺的 7300 万美元已经全部到账。就在太子奶上下高高兴兴花钱时,李途纯和三大投行签下了一份合作协议:私募基金共同持有太子奶优先股 3.54 亿股,公司创始人持有太子奶普通股 7.79 亿股,私募基金有权在未来将所持有的优先股以 1 : 1 的比例转化为普通股,转化比例将根据太子奶实际利润情况作调整。同时,太子奶向三大投行承诺 50% 的净利润年增长率,如果净利润增长低于 50% ,则增发优先股,增加三大投行的持股比例;如果净利润增长高于 50% ,则增发普通股于原股东,摊薄三大投行的持股比例。此外,太子奶必须在 3 年内上市。

  这样的‘对赌协议’,在太子奶连续数年利润翻番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双方谈笑间的‘小赌’。然而谁也没料到,太子奶会成为这个赌局最大的输家。

  在决定上市前,太子奶内部曾发生过一次大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到底要在上海、香港上市,还是在纽约上市。当时,太子奶内部许多人都认为在上海和香港上市最为稳妥,三大投行也更支持太子奶在香港上市。但李途纯在 2006 年得知无锡尚德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在纽交所上市第一股之后,就坚定信念,一定要成为中国快消品企业在纽交所上市的第一股。

  然而成为这个‘第一股’并不是那么简单的。2001 年美国安然公司破产之后,美国出台了‘萨班斯法案’,对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严格审查,如有作假,公司 CEO 和 CFO 都将面临至少 10 年的监禁以及高达 500 美金的罚款。太子奶内部人员正是忧心这一点,李途纯却并不担心。他之所以不担心,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纽交所 CEO 亲自打电话过来,鼓励太子奶到纽约上市,表示相信‘太子奶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就这样,在三大投行的操作下,太子奶由‘湖南太子奶集团’,摇身一变,成为了‘中国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跃跃欲试,准备上市。

  3

  到了 2007 年,不论是三大投行还是太子奶,谁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年乳制品原料会上涨得这么快,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原料价格近乎翻番。太子奶多年来从不下功夫在渠道营销上,完全依靠经销商自行解决,既无法控制高企的成本,又不得不接受高返点,‘贿赂’经销商帮忙铺货,一来二去,太子奶的资金链越绷越紧,当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大幅度下滑。

  祸不单行,还没等太子奶解决成本和高返点问题, 2008 年就来了。先是‘三鹿事件’爆发,国内乳企巨头纷纷被爆出含有三聚氰胺,即便太子奶的质检完全达标,销量也难免受到影响。

  金融危机又接踵而来,此前李途纯以个人名义低息、无抵押借出的 5 亿元,成为弥补花旗银行亏损坏账的重要一环,所以花旗银行铁了心要提前追回贷款。但这时太子奶哪里有钱呢?按照‘萨班斯法案’中‘ 404 条款’的要求,仅第一年就需要 460 万美元,最终融资成本要占到融资额的 10% 以上。前一年净利润的下滑,让太子奶无奈放弃成为‘中国快消品企业在纽交所上市的第一股’,改为在香港上市,但尽职调查又出了问题,只好中途重组,将已经转移到境外的 7 个子公司其中的 3 个重组,先行上市。几经波折,太子奶为了依约上市,先是向经销商、员工集资,承诺高利润回报,后又向三大投行求助注资,即便如此,太子奶还是没能真正上市成功。

  这种情况下,要不到钱的花旗银行当然不会再给太子奶拖延的机会。 2009 年 3 月,花旗银行正式向开曼大法庭申请,对太子奶进行破产清算。 1 个月后,该庭裁定太子奶破产,‘中国太子奶(开曼)控股有限公司’就此结束了,太子奶的海外上市之梦也终于破碎了。

  不过当时的太子奶也无暇再做梦。2008 年末,同样资金紧张的三大投行要求太子奶提前履约,太子奶自然没达到协议要求。三大投行假意承诺注资,要来了李途纯手中 61.6% 的股权,成为太子奶实际控股方,意图寻求接盘侠套现。然而它们并没料到,太子奶在李途纯手中成为了一个‘集资机器’,从几千经销商、几万名员工处获得的资金已经用来弥补太子奶亏损,三大投行接过的不是太子奶,而是‘太子雷’。投行自然不愿意再投入资金安抚经销商和员工,于是株洲当地数千太子奶员工为了追逃集资款和工资,游行示威、堵路堵桥。

  时隔十年,株洲市政府再次出手相助。 2009 年 1 月,株洲市政府不仅注资 1 亿元,还为太子奶量身打造‘高科奶业’,从三大投行手中要回了太子奶 61.6% 的股权交还李途纯,并抵押给高科奶业代为行权。此时太子奶的实际管理人,已经从李途纯变成了文迪波,后者是高科奶业的董事长,同时在株洲市委供职。

  看起来这是一个政府好心托管企业,帮助企业走出困局的故事。然而太子奶的困局远不止与投行的‘对赌协议’这么简单,经过高科奶业一年尝试,太子奶的业绩不升反降,形成了总资产 26 亿元、负债高达 25.4 亿元的奇特格局。也是这一年,高科奶业和太子奶创始人团队的摩擦越来越多,前者是按部就班的管理思维,认为资不抵债应该实行破产清算,后者企图借助经销商生产自救,认为太子奶还不到破产的时候。互相看不惯,太子奶创始人团队出走北京,单独成立‘仙山乳业’,李途纯表态支持后者。

  好端端一个太子奶,在这一年中连正常生产都无法保证,更别谈市场占有率了。太子奶原本已经打出的国内乳酸菌市场,迅速被伊利、蒙牛、光明等大企业抢占,销量锐减、债务居高不下。权衡厉害之后,高科奶业决定为太子奶申请破产清算,保障地方员工利益,争取减少损失,李途纯和创始人团队的所有人一样,坚决反对。

  就在此时,李途纯因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捕,待他 2012 年被判定无罪时,太子奶早已破产,被新华联和三元联合收购了。值得一提的是,当时提倡太子奶破产的高科奶业实际管理人文迪波在 2011 年因‘太子奶案’被双规,后被判刑 9 年。

  成为三元控股的子公司后,太子奶一改李途纯在任期间的高调,既不再投入大笔广告营销费用,也不再许诺高返点、管退货,大量关停各地工厂,守着残存的销售点,逐渐萎缩成了一个区域性小品牌。

  数据显示,自 2011 年以来,太子奶只在 2016 年申请过一个名为‘可以嚼着吃的乳酸菌饮品及其制备方法’的专利,实际产品却几乎不见于市场。当年一掷千金的‘央视标王’,现在每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都是负值, 2013 年还创下净利润为 -9267 万元的记录,被外界视为三元‘甩不掉的大包袱’。

  4

  太子奶破产后第 5 年,李途纯曾自述‘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养活企业上万工人,间接养活全国百万太子奶的销售人员’,但从工厂开始,太子奶就不单单是一个企业的角色。在李途纯眼中,太子奶是他多次创业中最成功的一个作品,也是他实践自己‘独立经济学家’思想的实验田。借助这个快消品企业,他不仅成功解决了之前所有的银行欠款,还利用‘央视标王’企业董事长的头衔打响了自己的名头。

  在太子奶五大基地的扩张过程中,除了满足产能,更多的是李途纯个人爱好的体现——宽阔的广场,两边林立的是仿天安门、白宫的建筑,和常人印象中的厂房截然不同。此外,李途纯所建立的完完全全是一个‘李氏企业’,弟弟是集团副总裁,前妻管理旅游事业,现任妻子负责化妆品、童装和广告业务,儿子是默认的继承人,曾跟随他几次创业的兄弟们也人人担当要职。在太子奶发展最快的十年里,一个类似‘诸侯分封’的管理结构长期存在。太子奶并非没有引进过硕士、博士等高学历管理人才,却总是因为集团内部的派系斗争被冷落一旁。

  如果太子奶从未想过上市,那么这种原始的‘家族企业’管理或许还能升级换代,不至于败落得如此之快。然而在当时,由于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国外投行向中国疯狂涌来,鼓动企业上市。在投行代表们几次表明‘会成为太子奶忠实的伙伴,尽其所能,在未来和太子奶共同成长’后,李途纯动心了,太子奶也就不得不走入上市的漩涡。

  事实上,三大投行在太子奶一事中扮演的角色只是诱饵,诱使太子奶‘上市’,提前引爆高负债扩张埋下的雷,看到势头不对,又在‘及时止损’的根本原则下立刻选择抛弃太子奶。

  在太子奶风光无限、花旗银行财大气粗时, 5 亿元不过是锦上添花,是李途纯仅用个人关系就能拉来的一笔贷款而已。但当花旗银行也在金融危机中风雨飘摇时,这种‘人情’说散就散,转眼将太子奶告上法庭,也就引发了国内银行对太子奶的‘联合挤兑’。

  本该是拯救太子奶而生的国营企业高科奶业,在文迪波的管理下,变成了加入两家不知名民营企业参股的‘私营企业’。文迪波一边高呼太子奶‘资不抵债’,一边向太子奶管理人申报 1.88 亿元的债权,把太子奶彻底推进了破产的深渊。到最后三元接手,在清偿还债上耗费几年,太子奶大势已去。任凭三元在财报中屡次表示‘极有希望’,但太子奶东山再起也几无可能。

  不可否认的是,太子奶生逢其时。新世纪之初,中国乳业市场格局正在剧烈变化,普通液态奶的消费量逐步下降,加工奶饮料消费量直线上升,但这也是最考验管理者的时代,一笔笔热钱涌入,怎样慢下来,从‘打江山’思维切换到‘守江山’思维,是比当初‘敢于赌博、不留后路’更难的事。

  时至今日,李途纯仍然可以标榜自己是‘乳酸菌国家行业标准的制定者,是目前中国每年几千亿元乳酸菌市场的开拓者’,但太子奶这个曾经最具朝气的乳酸菌奶企业已经没落。在这场创业赌局里,投行只是跟风人,文迪波不过是捞金手,李途纯结束了自己的创业实验和英雄梦想,转头去做了食疗保健。太子奶才是最悲情的输家。

  
本文网址:23期白小姐傳 /1901/hqhqcis6228156.html
《当前最新新闻资讯》
01. 2035年 雄安将成为全国现代经济新引擎
02. 期权并非“洪水猛兽”!为何吉利和中石化结局不同
03. 减税敲定尽早实施生效原则 增值税税率下调将提速
04. 别被短期反弹骗了 沪锌中期“空势”难改
05. 12306试行"候补购票"按订单顺序分配 加速包还有用吗
06. 2019成品油首涨:家用车加满一箱92号油多花4元
07. 大众拟投资8亿美元在美国生产新款电动汽车
08. 天目药业股权之争一地鸡毛 大股东长城系摇摇欲坠
09. 私募展望今年商品市场:机会要好于前两年 配置首选
10. 唐德影视否认因巴清传起诉演员 谋解困流动性
11. 董明珠发动密集法律攻势 涉案超10亿魏银仓出走美国
12. 全球汽车业高管齐声敦促特朗普政府结束贸易动荡
13. 河北华林涉嫌传销被查 官方店铺停售产品仍在线卖
14. 新华保险换帅传闻搅动市场 万峰若卸任谁来接班?
15. 比亚迪二股东全权接盘 乐金健康更名续命
16. 北京将出台繁荣夜间经济政策 延长商场超市营业时间
17. 重磅投票前夕 英首相呼吁议会再给退欧方案一次机会
18. 抛售核心资产补血 益佰制药现金流告急
19. 钢铁业去年利润稳超2800亿元 下游行业需求有望提高
20. 新能源车补贴或提前预付 电动车销量10年后破千万辆
说明
中国科学院精品资料网所提供的内容、资料、图片和资讯,只应用在合法的新闻资料探讨,暂不适用于其它。特此声明!
中国科学院免责声明:以上所有广告内容均为⑥赞助商提供,本站不对其经营行为负责。浏览或使用者须自行承担有关责任,本网站恕不负责。
【中国科学院】易记域名:23期白小姐傳
中国科学院,收集各类新闻资料,即时新闻尽在23期白小姐傳